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灵异 > 抚宋 > 第三百四十二章:不需再看人眼色

抚宋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抚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百四十二章:不需再看人眼色

分享到:
关闭

身上穿着孝服,腰里系着一根麻绳的萧诚,手里端着一个白瓷杯子,轻轻地吹着杯子上的浮沫,抿了一口,冲着田畴举起了杯子,笑道:“瞧,我们黔州自家烧制出来的,还不错吧?”

“高安的啊?”田畴笑了笑,瞅了一眼旁边案几之上的杯子,拿起来端详了一会儿道:“的确是不错,不过……”

萧诚呵呵一笑,摆了摆手:“田兄,不要用你的眼光来看这东西,这东西,本来就不是给你这样的人用的,当然,以后他们也会弄出很高级的东西来,但现在嘛,我们主要就是走量。先将名气打出来再说。”

田畴点头道:“你这个方法不错,每一地根据自己不同的地域特点和优势大力发展其中一样,然后相互之间互相依存,谁离了谁也肯定活得不畅快,以此来加强整个区域的团结?”

萧诚哈哈大笑道:“地域这东西,有好处,也有坏处,在产业之上,我们当然要根据本地的特点来发展,但是人嘛,就不能这样了,本地人排挤外地人,这是万万不行的。所以,我让他们彼此之间交叉投资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”

“如此以来,大家便只能互相捧场,不能彼此拆台了!”田畴笑道:“而且能将有限的资源集中起来办大事,一地一地的盘活本地的经济,发展本地的产业,崇文,佩服啊!”

“谁让咱们黔州穷呢?”萧诚淡淡地道:“以前四十几家羁縻州,各自为政,互相打杀,商业几乎被扼杀,绝大部分人穷得没有第二条裤子穿,也就只能用这样的办法,才能尽快地摆脱困境。这两年,也只能算是勉强有了起色,田兄,黔州相当一部分人还属于精穷精穷的呢!”

“不过有了崇文你,想来这里旧貌还新颜也用不了多久了!”田畴感慨地道:“崇文如此年轻,可治理地方竟然如此的有经验,关键是有办法,我从你这里学到良多啊。”

萧诚哈哈一笑:“什么办法?要是没有刀枪兵甲,这些事情怎么推得动,怎么行得通?首先得有锋利的刀子,一路之上杀得人头滚滚的,杀得所有人都怕了,这才有了今日的这一切。田兄,暗处,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脑袋呢!”

田畴耸了耸肩:“不遭人妒是庸材,在思州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我死呢!可是我照样活得好好的,倒是那些想要我死的人,死了不少,他们只能躲在黑暗之中用仇恨的眼睛看着我,却永远也不敢站到我的对面来。”

萧诚脸色黯淡下来,“说起来,现在我倒真是躲在暗处见不得人了。”

田畴一滞:“崇文,我说得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萧诚一笑道:“有感而发。田兄,你这一次专门来我这里,是想要问我一些什么吗?坐下说吧!你过来一趟可不容易,盯着这里的人可不少。”

两人坐了下来,田畴沉默着想要组织一下语言,但沉吟片刻之后,终于还是决定开门见山,眼前这人,根本就不是需要一个绕圈子的人。

“想必崇文你也接到消息了,你大哥在神堂堡一胜斩杀李澹,盐城之下二胜斩杀李度,朝廷连接两次铩羽而归,接下来萧长卿又在黑山之下打得耶律环猾狈而归,损失惨重,经验三战,可以说,你大哥已经在西北牢牢地站稳了脚跟,接下来,他会怎么办?”

“这个,我还真不知道!”萧诚摇头道:“说句老实话,我也很意外,我大哥在军事之上的才华,远非我所能比的,易地而处,我根本就做不到这些。”

“他会自立为帝吗?”田畴低声道。

“想来不会!”萧诚摇头道:“虽然他麾下的那些夷族部落很想他这样做,但以我对大哥的了解,他肯定不会这么做。最多……”

“最多怎样?”

“最多自立为王!”萧诚道。

田畴嘿然一声,这还不是差不多,当然,对于朝廷来说,区别还是很大的。

“崇文,也不瞒你说,现在我们都很担心,不仅仅是我,包括商业联合会里的很多人啊,他们都在担心长卿自立为帝,那就比较麻烦了。”田畴道:“真到了这一步,不管是李防还是江南诸路,只怕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睁只眼闭只眼了。”

萧诚冷冷一笑:“田兄回去不妨告诉所有人,想要退出的,我萧崇文绝不会留他,但出去容易,想要再回来,可就没有那么便当了。当然,有一件事,也不得不说,这个时候退出,我可没有钱还给他,田兄你也看到了,所有的钱,现在都已经砸出去了,想回本,至少得等上好几年。”

“崇文别激动嘛!”田畴笑道:“大家只是担心,但对于崇文你,还是很相信的,我这一次来,也就是想听听你对于时局的判断,接下来我们要准备做些什么?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该怎么应付?田某人可没有半点退出的意思。”

萧诚盯着田畴道:“田兄,你是不是认为我已经与大哥取得了联系?”

田畴没有说话,不过脸上的表情,却是肯定了萧诚的话。

“人是早派出去了,但一直没有回来!”萧诚摇了摇头:“现在那边乱得很,估计一时半会儿想要取得联系还有些难处。不过对于未来,我倒是可以说上一说。”

田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“首先,我大哥虽然连着三胜站稳了脚跟,但不管是对辽而言还是对宋而言,他都只能是偏安一隅,就算他发展顺风顺水,没有十到二十年的积累,也休想与大宋或者大辽正面对抗,只能被动防守。”停顿了片刻,萧诚看着田畴道:“可是朝廷里不是没有厉害人物,难道会看不出这一点吗?他们怎么会给大哥这么长的时间安心发展?所以,隔上一两年,便打上一打,才是正常的。”

“消耗!”田畴道。

“正是!”萧诚点头道:“隔上那么几年,大宋肯定便会去讨伐兴庆府,出动个一二十万大军,一场战争打上个一到两年,对于大哥来说,不过是芥癣之疾,但对于我大哥而言,就是伤筋动骨,这样的战事,他不能输,一输就完蛋,可即便是赢了,这样的战事消耗不管是人力还是物力,他都是受不了的。换句话说,他永远也无法安下心来发展经济民生,只能在这样的疲于奔命之中向前。”

“辽人呢?辽人一心想要伐宋,这可是一个现成的帮手!”田畴道:“在你说的这种情况之下,你大哥会不会彻底倒向辽人?”

“不会!”萧诚道:“相对于宋人,只怕我大哥会更防着辽人,因为宋人这边还有一个横山,辽人那边却是没啥遮挡啊。如果辽人有一口气吞掉我大哥的机会,他们绝不会放弃,当然,没有这样的机会,他们便会让我大哥吊着大宋来耗大宋的元气。左右对他们而言,是有益无害的事情。”

“三足鼎立了?”

“何来三足鼎立?兴庆府只能是在夹缝里求生存!”萧诚叹道,“不管是宋人还是辽人,都不会放任兴庆府成长起来的。”

“你有法子吗?”

“没法子!”萧诚道:“这是大势,不是个人能改变的。”

“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有数了!”田畴道:“实际上说下来,朝廷对你大哥也是没有办法的。而且大宋的主要敌人还是辽人。”

“当然,耶律俊是一个厉害对手啊!”萧诚摇头道:“河北路上的边军不存在了,现在马兴虽然过去了,但想要重振荆王在时的抗辽能力,只怕难上加难了。马兴手段虽然强硬,但他可没有荆王的亲王身份,在河北那地方,能压得下所有人吗?耶律俊一旦真成了辽国皇帝,辽国肯定会大兴的,此消彼涨之下,辽人必然要南征的。汴梁一个应对不当,便是大祸。”

田畴耸然动容:“你觉得辽国会长驱直入?”

“说不准呢!河北有经验的兵马已经在这一次被扫荡一空了,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弥补的!”萧诚道:“耶律俊如果有本事压下辽国国内的权力争斗,能够把南北两院之间的分歧缝合,使得辽国不再内耗而在对外一致的话,汴梁的麻烦可就大了。河北要是守不住,汴梁可就像一个被剥了衣服的大姑娘站在强奸犯的面前了。”

细细地想了想,田畴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太低了,不由得摇摇头:“崇文,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?”

“一到两年内,韬光养晦,强壮实力!”萧诚指着对面山上从上至下那一层层的梯田,此刻太阳照下来,水面反射着阳光,整座山似乎都在闪闪发亮。“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,层层推进。二年之后,我们差不多就有实力可以向大理进军了。”

“大理可也是一个大国呢!”田畴道。

“号称是一个强国!”萧诚哼了一声:“大理段氏与高氏相争,国内不靖,两年之后,在我的面前,他也就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……”

“得得得!”田畴大笑起来:“崇文,你可是一榜进士,说话不要这么粗鲁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两年之后,黔州商业联合会进军大理,将他一举拿下。不过到时候朝廷会允许吗?”

“允不允许重要吗?”萧诚冷冷地道:“他要是不想要,我们就找个段氏或者高氏的子弟坐在那个位子上不就行了。”

“也是!”田畴点头道。“在你这里吃到了定心丸,接下来怎么做,我心里也就有数了。我那兄弟,还得麻烦你多多照顾啊!”

“田易现在可长进了,已经成了我最重要的帮手之一,执掌刑狱,声名远播!”萧诚道。“说不定他有朝一日,能比你走得更远,站得更高呢!”

“但愿如此吧!”田畴站起来抱拳,“多谢崇文你的茶,知道你现在不能喝酒,等你出了孝期,我们再痛饮!”

站在平台之上,目送着田畴的马队渐渐远去,终是转过了山脚再也不见了踪影,萧诚这才收回了目光,重新坐了下来,端起了茶杯,慢慢地喝着已经冰冷的茶。

有很多人想要退出?

没问题啊!

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几年前的自己了,什么叫翅膀硬了,现在的自己就是。离了张屠户,我萧某人还吃带毛的猪吗?

至于你们信不信任我,对现在的我来说,已经不重要了。实力,能让所有的人闭嘴,萧诚已经完全没有必要想法子来证明自己了。

鲁泽已经被自己收拾得服服帖帖,现在成了正儿八经的权知黔州,名义上的黔州知州。

李信完全掌握了天南军,杨万富控制了天武军,韩锬控制了最强悍的蕃军。

蕃军的名义,萧诚在横山用过了一次,既然非常的好用,他当然随手取来就又用了。反正黔州下辖的本来就是几十个羁縻州,蕃军的名义用起来名正言顺。

五千天武军,三千天南军,五千蕃军,再加上萧诚的私人卫队,全副武装的一万五千人在东南这块地盘上,足够萧诚横着走了。

二年的时间,萧诚准备让这一万五千人变成真正能比美大哥广锐军那样的精锐,另外再练出一支同样数量的后备队伍来,只要运筹得当,拿下大理这个腐朽透顶的王朝,应当问题不大。

夔州路节度使李防还是挺知趣儿的,既然知趣,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他。可惜自己派了人去暗示好几次让他的儿子到黔州来当个官儿,他总是不愿意,大概认为这有可能是自己的陷阱吧,殊不知自己是真想回报他的。

等到拿下了大理,到时候整个黔州的官员,都要一飞冲天,他儿子不来,那是自己放弃了机会,也罢,那就在经济上满足他吧,那老儿马上就要致仕了,对于银钱这玩意儿并不抗拒。不过他的侄子李格李勉之倒也是一个物,可以好好地扶持一下,就看此人来不来事儿了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抚宋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juqing.site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